欢迎访问:久久99re热在线播放-久久99re6热在线播放8-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无套内射令我销魂的女人

无套内射令我销魂的女人

1生猛俏寡妇
  黄昏的山村小河里,一个少妇正躬着身子,撅起浑圆的大屁股在河水里捞着什么,那短短的热裤下面,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在清澈的河水映补之下,显得更加的水润嫩滑。
  柔软的布料紧紧地贴在身上,她这一弓腰,裤子勒得将两瓣屁股的轮廓彰显出来……
  秦天君出现在岸边,看到少妇这极为养眼的一幕,却没能静下心来欣赏,相反还有一些恼怒。
  “喂!你……你怎么偷我的虾啊?”原来这少妇正在捞秦天君安放在河里笼虾的两个竹篮。难怪这些天秦天君一直捞不到几只虾,原来是被这少妇偷走了。
  河水中的少妇听到秦天君的叫声,吓了一跳,急忙直起身子来,起伏的过程中颤出一圈圈荡人心魂的美妙弧线,有一种裂衣而出的趋势,令秦天君不禁暗暗咽了一大口口水。
  这是一个颇有些姿色的少妇,脸上红润润的,保养得还不错,不过一看就是那种不省油的灯,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闪动着狡黠的光芒。
  这女人秦天君见过两面,知道是村里最泼辣的寡妇樊小玲。
  来村里支教这些天,秦天君也听闻樊小玲是外嫁出去之后死了老公,娘家的老娘又病重无人看顾,所以她不得不回到娘家来照顾她老娘,暂时还没有改嫁别人。
  “哟!原来是秦老师啊!这虾笼是你的吗?我见一直没有人守着,所以就捞了里面的虾。”樊小玲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说话之间,她那略些有些发胖但又不失丰腴曼妙的身子在水中一摇一摆的,一只手叉在腰上,一只手捋着发丝,一双秋波冲着秦天君一瞟一瞟的,嘴角带着极具魅惑的笑容,仿佛一只傲娇的狐狸精在搔首弄姿。
  秦天君心里暗骂一声,明明偷了我的虾就这样一句话就给搪塞过去了,不过,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被撩拨得心跳加快了,双眼不时地瞄向樊小玲浑圆修长的大白腿和高耸的胸脯。
  “我说小玲姐,你这样做就不厚道了,在这学校前面除了我还有谁会来这里放虾笼啊?这里一天也笼不到几只虾,你们天天捞虾卖的不都是往山里跑的吗,这下游能漏几只下来给我打打牙祭你也不留给我。”
  “哎哟我的秦老师唉!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是真以为这虾笼是别人忘记了遗失在这里的,连续几天我过来都没看到有人,所以我就捞了。”樊小玲说完还向秦天君妩媚地送了一个媚眼,轻咬着下唇直勾勾地盯着他。
  好吧,那就算你之前不知道,那今天这虾你可得还给我了吧?”
  秦天君佯装没有看到她卖弄的风情,几步走下河里,看到樊小玲手里提着两个塑料袋,里面还悉悉刷刷地有虾在爬动,显然收获不少,两天没吃肉的秦天君顿时就馋了起来。
  樊小玲忽然狡猾地一笑,凑近秦天君低声说道:“秦老师,要不这虾你给我,今晚我请你到我家吃饭,怎么样?这虾你拿回去也是得自己弄,不如我弄出来好了,我厨艺肯定比你要好哦!”
  樊小玲嘴里呼出来的热气扑打在秦天君的脖子上,他下意识地斜眼一看,结果看到樊小玲那低领衣衫内白花花的,还有那令男人血脉贲张的美景,只觉得嗓子一阵干燥,呼吸也急促起来。
  此刻左右无人,只有河水哗啦啦的流动着,天色已经很晚了,大地昏沉沉的,周围格外的静。
  “这……这不太好吧?算了,这虾也给你吧,只是从明天起你可别再来捞我的虾了。”秦天君艰难地拒绝着,他知道,寡女门前是非多,要是自己真的到樊小玲家去做客了,这个早就风传不是很正经的樊小玲,指不定会缠着他发生点什么事。
  虽然樊小玲长得不错,身材也非常棒,也算得上美女一枚,可是她毕竟是寡妇呀,谁知道她有没有孩子。而自己现在刚刚大学毕业来这山村里支教两年,两年之后肯定是得离开这穷山沟到外面的花花世界里闯出一片天地的,怎么能跟山村里的一个寡妇纠缠不清呢?
  “秦老师!你很紧张啊?咯咯咯……你一个大老爷们紧张什么呢?怕我吃了你呀?”樊小玲看到秦天君不自然的表情,一向对自己长相与身材颇有自信的她,嘴角泛出得意的笑容。
  秦天君正要辩解,樊小玲忽然一把抓住他的手,将他的手一下子按在了她鼓鼓的胸膛上,一阵弹软的奇妙手感,令秦天君瞬间仿佛被电流击中,一下子完全懵了,睁大双眼呆呆地盯着樊小玲,满脸尽是不敢置信之色。
  他万万没有想到樊小玲竟然大胆这种程度,或许她真如传言当中那样是一个很放荡的女人,一个放荡的女人,如此对待一个男人那也就没有什么好稀奇的了。
  可是不管她放不放荡,她的这张充满了媚笑的脸,还有这一对丰满的胸,却是将秦天君体内的玉望点燃了,他几乎是倾尽全力才控制住自己不要冲动,但是,按在樊小玲胸前的那只手,却并没有缩回来。
  樊小玲是什么人?那可是骑死了一个男人的少妇啊,要摆平秦天君这么一号刚刚毕业的大学生那还不是手到拈来?
  见到秦天君脸红呼吸急促的样子,樊小玲就知道自己的魅力成功迷住了秦天君。
  樊小玲是一个寡妇,并且弄汪村的青壮年男人全部外出打工去了,她都半年没开过荤了,现在有这么一个年轻又清秀的青年在面前,她还装个屁的正经。这要是不趁早把秦天君给吃了,村里那一群闷骚的小媳妇大婶子的,迟早也会把秦天君这个小后生给祸害了,到时候她连口汤都喝不上。
  “秦老师!你觉得嫂子我漂亮吗?我够不够丰满啊?”樊小玲整个身子都靠在了秦天君的身上,她自己现在也是欲火焚身饥渴难耐了,恨不得马上将秦天君逆推掉。
  “咕咚……”秦天君又咽了口水,整个人魂儿都飘了起来。这女人一浪起来,对男人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所谓一骚遮百丑,更何况樊小玲还不丑,还是一个相当养眼的美女,这更加令秦天君把持不住。
  “漂……漂亮!”秦天君下意识地回答,感觉着手掌里的饱满与温热,他真是舍不得将手缩回了,也好想用力捏揉几下,可理智强迫他还能残存一丝自控之力。
  但是,他那下面明显有了变化,却被樊小玲一双媚眼轻易地捕捉到了,樊小玲妖媚地一笑:“秦老师,我做你的情人好不好?我不图你的钱,也不会要你负责,更不会耽误你的终身大事。我只是一个人太寂寞了,也不想再结婚了,因为我有一个女儿在婆家,我得养她。”
  说到这儿,樊小玲显得相当的严肃认真,还拿捏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
  她的话,还有她此刻楚楚可怜的神情,令秦天君仅有的一点心里防线彻底崩溃了,一个不需要自己负责,内心还有一点可爱的漂亮少妇这样主动献身,有几个男人能抵挡得住啊?
  心里被触动的秦天君竟然鬼使神差地问出了这么一句:“你说的是真的?”
  樊小玲见秦天君松了口,顿时整个人都软软地贴时他宽厚的怀里,用有些发嗲的声调说:“姐姐我当然是认真的哦,我知道你还是一个单身的有着大好前途的青年,你敢冒着风险和我这个小寡妇搞地下恋情吗?”
  “我有什么风险好冒的?我一穷二白三单身,你这明摆着是送上门来便宜我嘛,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秦天君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抓她丰腴的大腿。
  樊小玲娇哼一声:“你果然也是一个坏男人,不会嫌女人多的。算了,只要你以后对姐姐我好的话,姐姐也会记你的情,保证不会让别人发现我们的关系,将来也不会影响你找老婆。我只求你以后别不理姐姐就行了。”
  她说完,开始用她饱满的胸脯磨蹭着秦天君,脸上泛出魅惑人心的笑,笑得秦天君只觉得自己心痒痒的,很快就忍不住双手紧紧抱住樊小玲浑圆的香臀。那弹软结实的手感,令他体内血液腾地燃烧起来。
  双方都捅破了那一层纸,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假装正经的了,秦天君的手贪婪地握住樊小玲丰满的香臀,顿时感觉自己置身于一个美妙无比的峡谷,既便还隔着几层布,结结实实的触感却也令他爽得血脉贲张,真想主刻闯入樊小玲的世界深处尽情驰骋。
  樊小玲被他这么一箍,也清晰地感觉到了秦天君的雄伟与热力,小嘴禁不住“啊”地发出一声娇吟,柔软的身子迅速躁热起来,呼吸也有如牛喘一般,偏偏这喘息声无比的诱人。
  两双都燃着火焰的眼睛相互凝视着,勾动彼此内心深处潜伏的原始欲望。
  第二章第二章 寡妇夜敲门
  终于,两人的鼻尖慢慢靠近,彼此嘴里呼出的气流仿佛化为最清新甘露,让两人都感觉口里格外的干渴。
  就在两人的嘴唇快要印在一起的时候,不远处一束手电筒的光扫过来,从两人的头顶上扫过去,将正意乱情迷之中的两个人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地跳开了。
  紧接着对岸的一片菜地里传来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菜地里摘菜。刚才那束光是无意识地扫过来的,幸好也没有照着秦天君与樊小玲,不过两人体内的火焰却也因为刚才那一吓被浇灭了。
  “秦老师,你跟我到我家里吃饭好不好?我把这些虾弄给你吃,补一补,咯咯咯……”樊小玲附在秦天君的耳朵吃吃地笑着说。
  秦天君在她丰腴的大腿上抓了一把:“不用补我也能让你求饶!”
  “是嘛!?姐姐我可是生个娃的少妇,比你在学校交的女朋友可要强得太多了,你没搞过少妇吧?姐姐我会让你知道少妇和少女的区别的,咯咯咯……”
  秦天君刚刚熄灭下去的欲火被樊小玲这几句话一逗,腾地一下又燃了起来,想要将樊小玲搂入怀里狠狠地啃咬一番。
  樊小玲看到了他的猪哥样,连忙吃吃一笑:“你可别再乱来哦!那边的人过来了,估计是要到这岸边来摘菜的,咱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秦天君转头一看,果然那手电筒朝着这边慢慢移过来。两人连忙借着树荫的掩护迅速离开。
  等到了大路上的时候,樊小玲又邀请秦天君去她家吃饭,秦天君婉约地拒绝了,樊小玲也没有坚持,“啵”地一声在秦天君的脸上亲了一口:“好弟弟,你要想姐姐哟!没准今晚姐姐会进入你的美梦里呢!你想不想姐姐今晚来陪你睡啊?咯咯咯……”
  樊小玲娇笑着说完,也不等秦天君的回答,就扭着大屁股走了,留给秦天君一个妖娆而风骚的背影,令秦天君心里更加痒痒的。
  在城里追一个女孩那得费尽心思百般讨好,往往还追了一个对自己虚情假意的人。想不到在这个穷山沟里,遇上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年轻寡妇,竟然如此大胆地勾引自己,这让秦天君有一种饿狼掉入羊窝的感觉。
  特别是像樊小玲这种明显带着纯朴村姑特色的女人,一点也不像城里那些女人那样物质,虚荣,做作,今天给你给她制造小惊喜,明显又要你给她各种“感动”。
  像樊小玲这样直爽,不带一点别的意图,就纯洁地想和男人相好,追求人最原始最本质的爱欲,这多好啊!和这样的女人呆在一起真的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秦天君回到学校自己宿舍,想着樊小玲那曼妙丰腴的身子,回味着她贴在自己怀里那种充实而又弹软的触觉,他就觉得体内邪火又一阵一阵的窜起来。
  没办法,只好洗了一个冷水澡,再泡一桶泡面,喝了一瓶啤酒,算是把晚饭简单地给打发了。
  晚饭过后,秦天君无聊躺在床上玩手机。
  “笃笃笃……秦老师!笃笃笃……秦老师!”一阵敲门声和低呼声使得秦天君从床上坐起来。
  等秦天君打开房门,只见一个穿着吊带裙,下半身裤子失踪的少妇风情款款地站在门前,低低的领口处额美景格外吸人眼睛,那深深的沟谷,令秦天君瞬间就呼吸急促起来。
  再看到裤子失踪的下半身,那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简直就是传说当中的吹弹可破,这穷山沟的水土还真是养人呢,如此白嫩的少妇,真是令人口干舌躁不已。
  “怎么?才过一会儿就不认识人家了?我给你带了点茶叶,这深山里可没有卖的哦。”来人是樊小玲,此刻的她看起来就像一个调皮的俏丫头,很难看出她是一个生过娃的少妇。
  看到樊小玲递过来的两包茶叶,秦天君呆愣愣的还不知道去接。
  “傻瓜,不会是被姐姐我迷住了吧?嗯?”樊小玲得意洋洋地笑着,仿佛进自己家里一样走进房中,将茶叶放在饭桌上,四下里打量起秦天君的家具用品。
  秦天君的目光则是定格在樊小玲曲线玲珑的娇躯上,鼻孔里嗅到樊小玲混合着沐浴露气息的体香,体内邪火又窜了起来。
  “小玲姐,你刚才在河边对我说的话是真的吗?”秦天君有点神魂失守地问。
  樊小玲吃吃笑道:“当然是真的,只要你不嫌弃我,我就给你当一个地下情人。不是姐姐我犯贱,而是一个女人活着如果没有一个男人安抚的话,人生还能有什么意义呢?”
  “那你为什么不改嫁呢?你还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想要改嫁的话,大把男人抢着要你呢!”
  “不嫁了,除非那个男人真的能把我的女儿视为己出,唉!事实上我主要还是舍不得我的女儿,我死去的老公是独生子,所以唯一的女儿我怎么也不忍心带着嫁给别人啊。我公公婆婆都是六十几岁的老人了,要是再失去孙女的话,他们恐怕都活不下去了。我要是改嫁了的话,以后都不方便和女儿住在一起了,你明白吗?”
  见樊小玲说得很真诚,秦天君也感受到这个女人并没有说谎,不禁对她又多了几分好感。
  “你是个好妈妈!”秦天君夸了一句。
  樊小玲顿时眉开眼笑起来:“谢谢你!我还以为你会认为我是一个很不正经的女人呢!”
  “我没有那样认为过,我只是觉得你是一个直爽的女人。”
  “真的?”
  “嗯!”
  “咯咯……那你还不把门关上,人家都送上门来了,你我都是成年人,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呀?”樊小玲用美眸瞅了秦天君一眼,那个娇媚,当真是迷死人不偿命。
  秦天君一听,狂喜的心突突直跳,这样一个美少妇送上门来,他要是不做点什么的话,岂不是不如畜生?
  他兴奋地关上房门,转身过来,一下子就将樊小玲给抱住了。
  他以为他够猴急了,谁料到樊小玲比他还要生猛,第一时间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然而才一脸媚笑地盯着他,尽是一副勾人的神情。
  秦天君哪里还忍得住,热血上涌的他,带着急促的呼吸用他厚实的嘴唇狠狠地吻住了樊小玲的那一抹朱红。
  两人从轻触到热吻,彼此都贪婪地吸吮着,然后秦天君才发现樊小玲果然技术娴熟之极,比起他在大学时的那个女朋友来,樊小玲的技术高出太多太多了。当然也或许是秦天君长这么大了才经历过一个女人,而樊小玲给了他完全不一样的体验,特别是秦天君觉得自己在接吻的时候舌头搅动的频率有点跟不上樊小玲,节奏上完全是樊小玲在带动着他,他想主动一点的机会都没有。
  在舌头上占不了上风,秦天君就将手伸进樊小玲的衣衫里面,隔着胸罩住握住了她的雄伟的双峰。真的很大啊,又大又坚挺,虽然生过小孩,但是这坚挺还如少女一般。
  “哦!”冷不丁地,樊小玲的小手如蛇一般滑进他的裤裆里,刺激得秦天君浑身一颤,爽得闷哼了一声。
  这一下秦天君也不客气了,双手将樊小玲的胸罩推上去,他的脑袋低下来,看到白花花满眼都是,仔细观赏了几秒钟,然后就啃咬了上去。
  樊小玲紧紧地按住秦天君的脑袋,嘴里发出压抑的呻吟。
  第三章第三章 珠圆玉润的许倩
  “秦老师!”房内的两人正陷入彻底的疯狂,想要探索科学时,外面传来一个小女孩清脆的叫声。
  两人慌忙跳开,匆忙地整理着自己的衣裤,好事还没有做成又被别人打扰的感觉,真是令人窝火,是哪个该死的家伙在这个要紧关头又跑来了?
  “秦老师!你在吗?我是刘婉君啊!我和妈妈给你送点板栗来了!”门外的小女孩还在叫着,同时也敲响了房门。
  房内的秦天君与樊小玲更慌了,他倒是想装着不在宿舍,可是这木架加上瓦片为顶的房顶,泄露了他宿舍的灯光。
  樊小玲东张西望打量着房内,根本就没有藏身之地,宿舍连一个厕所都没有,高高的木架床一眼就能看清整个床底。
  忽然一眼看到饭桌盖着几乎要垂到地上的桌布,樊小玲情急之下只好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看到樊小玲藏好,秦天君这才答应了一声:“哦,是婉君啊!”
  心虚地答了一声,秦天君缓缓地走过去将房门打开,看到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和一个身穿着青色牛仔裤和白色衬衫的少妇正站在门前。
  “秦老师,我们给你送板栗来喽!”小女孩看到秦天君,一蹦一跳地就跳进房间里来了。
  那少妇看起来清爽白净,披着一头秀发,很是青春秀气,身材还保持得很好,看起来都像一个学生妹,可眼前这八九岁的小女孩却是她的女儿。
  “哦,小婉君真乖,嗯,倩姐你客气了。”秦天君冲小女孩与少妇微笑着说道。
  少妇名叫许倩,是这小女孩刘婉君的妈妈,也就是他学生的家长。他这个外来的支教老师,支教半个月,村里很多人都对他特别照顾,有好吃的经常会给他带来一份。
  弄汪村是个很闭塞的村子,为了放便小孩上学,也就办了一个从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的简陋学校,孩子四年级之后就要翻山越岭到十几公里外的县城去念书了。
  “秦老师,你能到我们这穷山沟里来教孩子们念书,那就是我们的大恩人喽,给你送一点零食算得了什么呢!”许倩笑盈盈地说。
  “呵呵 ……你们把我看得太高尚了,我都不好意思了,谢谢你们的板栗,小婉君真乖,在班里成绩也是前五名的,将来一定能考上好的大学。”秦天君拍了拍刘婉君的头夸奖着,把小丫头夸得脸都红了。
  许倩嫣然一笑,泛出嘴角两个深深的酒容,再加上她本就是那种珠圆玉润的女人,加上两个酒窝,更加具有风韵。
  秦天君不知道是从哪一个本书上看到过一句话,说是有酒窝的女人下面那个地方会比较窄紧。他的目光下意识地扫了一下许倩的下半身,然后看到了一双展露在热裤下面的白晰修长的玉腿。我靠,又是一个极品少妇。
  “秦老师,不欢迎我进房坐一坐吗?我想了解一下我们家婉君的学习情况呢!”许倩美眸里仿佛都充满了笑意,直勾勾地盯着秦天君,让他都有一种心醉的感觉。
  “哦!你看我都糊涂了,光顾着和你聊天呢!请进,请坐,屋里简陋,也没有什么能招待你的,见笑了!”
  许倩笑盈盈地说:“秦老师你客气了!是我们学校条件太差了,说起来还是我们觉得让老师你受苦了呢!”她大大方方地坐到桌上,将一袋子热呼呼的板栗也放到了桌上,伸手打开袋子,示意秦天君趁热吃。
  秦天君有些头疼啊,看样子许倩一时半会是不会走的,这可苦了桌子底下藏着的樊小玲,万一要是被许倩发现了,那可就完蛋了,根本连解释都不用解释。
  担心归担心,没有别的办法的秦天君只好坐到桌上,刘婉君也围坐在一起。
  好在这桌饭桌还算大,直径有一米五,只要不要刻意将脚伸得值,基本上也碰不到樊小玲。
  “秦老师,趁热吃啊!别客气!婉君这孩子有些调皮,平时就请老师管一些了!”许倩一边剥板栗一边说。
  秦天君有点心不在焉地剥着板栗回答:“放心吧,婉君很乖很聪明的,她一学就会。”
  刚说到这里,一只手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腿上,不用想就知道是樊小玲在下面摸他了。秦天君有点紧张地看着许倩与刘婉君,连忙装出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然而,接下去他可就有点控制不住了,因为樊小玲的手竟然很不老实地攀缘而上,甚至还趁着他们讲话声音的掩盖,悄悄地拉开了他裤子的拉链……
  真要命,秦天君有一种自己正在上演岛国爱情动作片的错觉,以前看岛国爱情动作片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这种狗血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秦天君悄悄地将桌布拉过来盖到自己的腰上,然后他就感觉樊小玲的脑袋也悄悄地凑过来,随后一股子热气呼在他的双腿之间。在秦天君极度紧张之下,樊小玲的嘴,竟然……
  一种极度的舒爽令秦天君险哼出声来,同时也紧张得要命,他只能费尽全力在许倩与刘婉君面前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的天啊!樊小玲也未免太过于生猛了吧,要是自己一个失控的话,两人只怕都要身败名裂吧?此刻秦天君只盼着许倩与刘婉君快点走,然后自己就可以将樊小玲拉出来狠狠地“教训”一番,这磨人的妖精,真的快要令他发疯了
  然而许倩还是东一句西一句地问秦天君,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而底桌下的樊小玲也越来越卖力,一下一下地将秦天君弄得魂儿飘飘的。
  说起来秦天君虽然交过女朋友,但是前女友在这方面还是不怎么放得开,有些传统,所以女朋友帮他都没有完整地弄过一次,只是象征性地前兆一下而已。而现在樊小玲如此卖力,令秦天君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新奇。
  少妇果然与少女是有区别的,少妇比少女更懂得伺候男人,更能令男人疯狂,当然也更放得开,更有技巧。
  “咦!秦老师你不舒服吗?”这时许倩还是发现了秦天君脸上的神情不自然,好像憋着什么似的。
  秦天君微微一惊,连忙强制镇定下来:“呵……呵呵,我没事!这板栗真好吃啊……”
  说话间,秦天君只觉得一阵痛快无比的感觉袭来,身子骨一酥,他竟然爆发了。那种舒爽的感觉无法形容,樊小玲这疯寡妇还真是会弄,有着吞噬天地的本事,这种新奇的身心感受,令秦天君心里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许倩看到秦天君的神情就好像是闹肚子了强自憋着,然后又仿佛得到了尽情的释放一般,神情转为舒适满足。她正狐疑着呢!忽然感觉一只脚掌轻轻地搭上她光滑的大脚,在上面轻轻地摩挲着。
  “秦……老师!”许倩一下子睁大了双眼,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紧紧地盯住秦天君。
  第四章第四章 饭桌下的小动作
  秦天君莫名其妙地看着许倩,很奇怪她忽然之间这样盯着自己叫什么。
  “怎么了?”秦天君刚刚被樊小玲弄出来,舒爽过后,樊小玲停止了动
  作,还悄悄为他拉上了拉链。
  许倩欲言又止,忽然冲秦天君魅惑地一笑,眼神之中满含着异彩。
  秦天君愣了,这是什么情况?许倩要当着她女儿刘婉君的面勾引自己吗?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躲在桌子底下的樊小玲,正用自己的脚板摩挲着许倩的大腿,甚至于还摩到大腿根部。而许倩自然就错以为是秦天君在使坏了,这个少妇可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老实,在结婚之前可是曾经脚踏几船,同时跟几个男人交往的主。现在整天呆在山沟里看守自己的孩子,村里又没有一个青壮年,那些糟老头子可放不了她的眼,她也没有达到饥不择食的地步。
  现在秦天君这么一个清秀又比较斯文的男人坐在对面,还主动勾引她,她自然一下子就把持不住了。本来她带着女儿过来送板栗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秦天君,先打好基础,既然现在秦天君都主动撩她了,她哪里还会客气。
  下一秒,许倩的脚就悄悄地抬起来,摩挲到了秦天君的大腿上,同时她还有一种勾人的目光盯着秦天君,轻咬着下唇的嘴令她看起来格外的性感。特别是她有意无意还舐出来的香舌,更是令秦天君心中燃起火焰,更加亢奋了起来。
  桌底下的樊小玲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许倩这么快就对秦天君动脚了,她不由暗笑:“好你个许倩,你果然是来勾引秦天君的,你个骚蹄子,自己还有老公就这么不甘寂寞,这让我这个寡妇还怎么活啊?”
  樊小玲自然是清楚许倩是什么人的,所以刚才她突然起了恶作剧之心捉弄一下许倩,想不到许倩立马就显出了原形,真个以为是秦天君在撩她,而她也就骚气全开地勾引起秦天君来。
  秦天君此刻那是既受拆磨又刺激舒爽啊,如果桌底下没有樊小玲的话,他自然会忍不住把自己的脚也伸过去探索探索许倩的娇躯。然而现在,他却只能强忍着不敢妄动,被许倩的小脚撩得心跳若狂。
  樊小玲看到许倩那只骚蹄子,心里一边暗骂许倩对自己男人不忠,一边却又感觉异样的刺激,这样观看一男一女骚得不行的动作,比隔着屏幕看爱情动作片刺激太多了。
  秦天君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被许倩这样的花信少妇如此拨撩着,他还真是无力抗拒。看许倩脸上那有点放荡的媚笑,秦天君相信假如不是桌面太宽她的脚够不着的话,她现在都能摩到自己命根子上去。
  樊小玲这个时候不方便再用自己的脚去撩许倩了,因为会被许倩发觉到的,所以她轻轻拍了拍秦天君的脚。
  这一拍,秦天君忽然意识到是樊小玲搞的鬼,让许倩误会是自己在撩她,你这么皮真的好吗?
  秦天君见许倩都一副女色狼模样子,自己还装什么装,再说了樊小玲还援意自己了呢,更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嗯!其实他更多考虑的是害怕樊小玲暴露了,为了樊小玲的名声,自己只好牺牲色相了。
  秦天君为自己找了一个高尚的理由说服了自己,便用一只脚将另一只脚的鞋子蹬掉,然后将脚伸过去摩许倩光滑的大腿。
  这一摩马上就有些上瘾了,许倩的大腿真滑嫩,很肉感。
  感受着秦天君大脚板的热力,数月不知肉味的许倩更是花痴般地盯着秦天君,心里直后悔不该带着女儿一起来,要不然现在就可以直接跟秦天君深入了解尽情放纵了。
  “妈妈!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呀?”刘婉君看看许倩与秦天君,两个大人神情怪异地盯着对方却一句话也不说。
  许倩微微一慌,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太那啥了,自己女儿还在旁边呢,她急忙缩回自己的小脚。
  “哦……妈妈在想问题呢!对了婉君,夜也深了,咱们回家睡觉喽!嗯,咱们互留个手机号码吧!”许倩站起身来牵着刘婉君的手,与秦天君互留了手机吃之后,才妖媚地笑着向秦天君告辞。
  秦天君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心里乱乱的,想不到一个晚上被两个色胆包天的女人撩,这穷山沟里的女人怎么这么生猛啊?虽然说长期没有男人滋润,但是勾男人也勾得太直接了吧?完全没有套路啊,一点也不像城市城那些女人那样矜持,需要各种浪漫,需要追来求去的才肯跟你相处。
  不过,这样直接的毫无套路的男女关系,真特么的太令人向往了。
  等许倩带着刘婉君一走,秦天君急忙将房门关上,樊小玲也从桌底下钻出来,坐在椅子上只呼腿酸。
  “小玲姐,现在只剩咱们俩了,嘿嘿嘿……”被两个少妇拨撩得心痒难耐的秦天君,关上门后就扑到樊小玲身上,从她背后一把将她抱住。
  樊小玲仰着头,反手将秦天君脖子勾住,翻着白眼嗔道:“刚才你爽歪了吧?姐姐我不仅自己贴上了你,还帮你撩了一个风流少妇,姐对你好不好?”
  秦天君略有一些不好意思地问:“你真的这么大方?一点也不吃醋?”
  樊小玲哼了一声:“去你的,哪个女人真有那么大方啊?只不过我很清楚这许倩是个耐不寂寞的浪蹄子,我刚才就是想捉弄她一下,谁想到她真的那么浪,直接就当着她女儿的面跟你勾搭起来。”
  “果然是你搞的鬼,我说她怎么突然之间就那么大胆对我动脚了呢,小玲姐啊!其实有你一个我就满足了,你何必要给我招惹别的女人呢?”
  “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女人多了也会烦的,各种不方便,以后和你都得偷偷摸摸的。”
  “哼,口是心非,我才不相信你嫌女人多呢!难不成你还想和我光明正大的交往不成?”
  “如果你愿意改嫁给我的话,那也不是不可以呀!”
  “你再重复一次我就当真了啊!”
  “我……咳咳……”
  樊小玲幽怨地白了秦天君一眼:“好了啦,人家也是跟你开跟笑的,瞧你紧张的样子,就知道你还是害怕我会真的缠着你。”
  说到这里,樊小玲轻轻一叹,脸上明显有一些失落的神情。
  气氛忽然之间变得有些沉重起来,秦天群为自己的心虚而忽然不敢对樊小玲放肆了。
  两人默默地对视了一会儿之后,樊小玲忽然微微一笑,转过身来挂在秦天君的脖子上,双眼秋波四溢地看着他:“你还真紧张了,好了,姐不逗你了,姐能跟你好就知足了。”
  秦天君忽然热血一涌,一把将樊小玲整个抱起来,转身就压到了木架床上。
  第五章第五章 你想不想姐姐呀?
  “别……别这样!我得回去了,我妈这会儿该吃药了!”樊小玲却急忙爬起来摇头说道。
  见秦天君呆愣住了,她似乎有些于心不忍,忽然搂住秦天君吻了上来。
  秦天君感受着她柔软唇,香甜的小舌,一下子将秦天君的灵魂都点燃了。反搂住樊小玲,秦天君疯狂地与她激吻起来,双手更是探入樊小玲的衣衫之内,想要攀登双峰。
  樊小玲嘴里顿时发出荡人心魂的低吟,不过在与秦天君激吻了几分钟之后,她又喘着粗气对秦天君说道:“好弟弟,姐真的要回家照老娘了,今晚姐也没有多少心情了,改天姐一定让你爽个够好不好?”
  秦天君不好勉强,只好点头答应了,只是可怜他的满腹邪火被两个女人勾动起来,现在又得不到发泄,他快疯了。
  他在樊小玲浑圆的香臀上揉了一把:“什么时候啊,我快要被火给烧死了。”
  樊小玲向他裆部抓了一把,吃吃笑道:“看姐什么时候有心情喽,你要是真的想姐的话,明天陪姐上山打柴去,姐会让你爽上天去,咯咯咯……”
  樊小玲说完,扭着大屁股开门走了出去,留下秦天君呆立着心痒难耐。
  好一会儿之后门外吹进来的风将让秦天君回过神来,他走出大门,想吹吹风,将自己涌上来的邪火吹熄,要不然等下又得自行嘿嘿了。
  刚刚走出操场,忽然路边的一颗树下“汪汪”两声狗叫吓了他一大跳。
  他转头一看,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一条黄狗在一边在树底下刨土一边冲着他呲牙咧嘴,凶相毕露。
  “你奶奶的敢吠老子!”被吓了一跳的秦天君恼火地蹲地抓起来块石头作势要砸那黄狗。
  所谓“狗怕摸地法”,黄狗一见秦天君蹲身摸地抓石子,早就机灵灵地嗷地一声窜了出去,不过窜出去十几米远又转过身来冲秦天君呲牙。
  “你刨屎吗?老子只是过路一下你乱吠什么?”秦天君将石子掷向黄狗,并不是真的要砸它,但也将黄狗吓得嗷嗷叫着逃走了。
  秦天君正要走开,忽然看到黄狗所刨的小坑里散发出阵阵光芒,他好奇地凑近一看,只见一个圆石一般却又会发光的东西躺在小坑里面,相当的好看。
  “难道是传说当中的夜明珠?”秦天君心中一喜,急忙伸手将那粒发光的东西从小坑当中捞起来。
  等秦天君将这发光体拿到眼前仔细观察,手感跟石头一般无二,就是其实发出清幽幽的蓝色光芒,入手冰滑冰滑的,散发出一阵阵沁人心脾的气息,闻之令人神清气爽精神振奋。
  “宝贝啊!就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能自己发光的宝贝,说不定价值连城呢!”秦天君狂喜不已,不管这宝石有什么作用,但是如果拿出去卖的话,一定能卖出一个大价钱来。
  秦天君跳回屋里,倒了一些水将这发光的石头认真清洗一番,将上面的污泥洗掉,就更加显得晶莹剔透了。倒掉污水,他关上房门认真地研究着这枚宝石,但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过所以然来,最后只好仔细地藏好了,夜也深了。
  他躺到床上,回味着樊小玲与许倩这两个疯狂的少妇,身体里就有股子火令他睡不着。无聊之下,他拿出手机来,发现竟然有两条微信信息,等他打开一看的时候,心静顿时就不淡定了。是刚刚甩掉他的女朋友龙碧娴发来的。
  “秦天君,你当我是在开玩笑吗?我们是真的分手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了,你是个好人,但是请原谅我不能把自己的一生赌在你的身上,我家很困难,我不得不先为我家里人考虑,我也并不欠你什么,请你多珍重!”
  “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是这个世界不是光有真挚感情就可以的,世界那么大,你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去争取,你要活得像一个男人,别没有了我就不能活下去似的。好了,就说这么多吧,以后我们别再联系了,祝你幸福!”
  秦天君看完这两条信息,有种仰天大吼几声的冲动。万万没想到深爱四年的女朋友,如今却无情的弃他而去,那种揪心的痛,只有真正爱过被伤过的人才能体会得到。
  他很想傲气地说一声“你会后悔的”,可是,自己大学一毕业就被派到弄汪村这深山沟里支教,而龙碧娴现在铁定跟着某个有钱的男人,在花花都市里风光无限,每每想到这些,秦天君就感觉心里有着巨大的落差,失恋的痛苦就被放大几倍了。
  我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走到人生巅峰俯视龙碧娴,可是,现在自己被困在这个穷山沟里,空有一腔凌云壮志,却又该如何施展呢?
  想到这些秦天君长叹了一声,心中郁闷无比,就给许倩发了一条短信:“倩姐,我想你了怎么办啊?”
  不一会儿他就等到了回复:“呵呵……坏人,是不是真的想姐啊?”
  “想……刚才不过瘾,要不你现在过来咱们好好玩一会儿啊!”
  “哼!你想得美哦!你太坏了,姐不敢一个人去见你!你宿舍是狼窝。”
  “婉君睡着了没有?”
  “睡着了,怎么?你难道想来爬姐的窗子?”
  “加微信聊聊好不好?”
  “哦,我的微信号是……”
  很快两人就加上了微信,秦天君甩手就是一大串飞吻过去。
  许倩更加劲爆,竟然发了两张自己的私密照,都是穿着睡衣酥胸半露的香艳床照,那勾人的姿势与若隐若现的丰满,令秦天君险些忍不住又要放肆一番了。
  “姐,咱们视频方便不?”秦天君是真的被这个看起来挺端庄实则闷骚无比的少妇许倩给弄得心猿意马起来。
  他这里刚刚发完信息,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书名“村暖花开”,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许倩就视频通话过来了。
  秦天君连忙接通,然后就看到视频中许倩正穿着性感的睡衣躺在床上,见到视频中的他后,许倩还冲他作出飞吻的动作,勾得秦天君恨不得马上摸到她家去把她给办了。
  “姐,你敢不敢把睡衣解开?”秦天君坏笑起来。
  “解就解,怕你呀?”许倩笑嬉嬉地将自己薄薄的睡衣拉开,露出紫色的罩罩,被丰满的脸撑得鼓鼓的罩罩,令秦天君暗暗咽口水。
  好吧,被套路了,还有一层防火线呢!
  “嘎!?有本事你把奶罩也解开!”
  “有本事你来帮我解开啊,我喜欢被男人解开,刺激!”许倩说完还吐了吐舌头。
  许倩一听,有点慌了:“改天吧,婉君瞌睡太浅了,吵大声一点就会醒过来的。”
  “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你也别叫那么大声就好了。”
  “死鬼,你敢不敢让我过你那里去?老娘今晚把你榨干,看你还坏不坏?”
  秦天君大呼受不了,这少妇果然不是好惹的,要是真答应让她来的话,会不会被别的人发现呢?因为刚才和樊小玲准备偷腥的时候就发生了惊险了一幕。
  最主要还是学校周围都是人家,还有不少狗,到时候半夜弄得犬吠一片,别人留意到他们的动静就不好了。
  先前还早,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书名“村暖花开”,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她们过来还不会闹出什么动静,现在夜深了一点点动静就会很明显。
  “我不是不想你过来啊,只是夜里狗太吵,会暴露咱们的,你不怕吗?” “哦,你心思还挺细的,好吧,那咱们再找机会约!”
  “嗯,那晚安了。”秦天君也没有多少心情,所以想挂了。
  不料许倩忽然贼兮兮地一笑:“小坏蛋,你敢不敢让我看看更刺激的地方?”


相关链接:

上一篇:发现妻子的秘密 下一篇:换妻不成反被套路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